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电视剧台词 > 让外国人当主角韩国综艺的文化出海之路

让外国人当主角韩国综艺的文化出海之路

2019-08-16 04:09

  近年来我国文化类节目走红的同时,也面临着题材、表现形式扎堆的困境,如何把这一稍显严肃的题材做得新鲜有趣,是创作者面临的难题。而在文化类节目的创作方面,国外的同行们或许可以给我们带来一些新思路。例如从2016年开始,韩国电视台陆续推出一系列以外国人切入的文化类节目,从本国人“王婆卖瓜,自卖自夸”,到外国人来“背书”,这种视角的转换为文化类节目提供了新鲜感。影视产业观察曾对其进行过盘点(答题、朗读、表演之后,文化类节目的下一个突破口是?),在今年上半年上新的韩综里,依然有多档以外国人为主角展开,并且都与弘扬韩国的文化息息相关。接下来就让我们具体来了解这些节目吧。

  美食是韩国文化输出中的重要一环,JTBC由韩、泰两国厨师进行料理对决的《Team Chef》,KBS由来自六个国家的老奶奶在韩国经营餐厅的《三清洞外婆》,都是借由美食制作来完成文化探讨。而美食一直都是tvN十分偏爱又擅长的题材,今年3、4月,tvN陆续播出了两档美食节目《Miss Korea》和《在当地吃得开吗?美国篇》。

  《Miss Korea》从名字来看容易让人误以为是韩国小姐的选秀,但实际上是异国他乡家&饭的交换故事。明星嘉宾寻找离开韩国后依然思念韩国美食的外国人,分成两组用当地食材在外国人家中为其制作指定的韩餐,并换取在对方家中的一晚住宿。

  早在2015年的《无限挑战》海外快递特辑中,成员们就接受观众的委托,为身在海外的韩裔和移民者送去充满家人爱的食物。此外,成员还帮助委托者和她年轻时抛弃并被美国家庭收养的女儿相见,拜访二战时被强制劳动至今还留在端岛上的老奶奶等等,带给了观众无限的爱与感动。以食物为介质自然地上升至家庭乃至民族情感,节目因此还获得了“国际大赦舆论奖特别奖”。

  《Miss Korea》的创意与此十分相似,但把思念韩餐的主体从韩裔变成了在韩国生活过的外国人。节目的看点之一在于这些外国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比如前驻韩美国大使马克·李伯特,篮球运动员约翰·麦克道尔等,名人的住所,他们的家庭故事和日常生活对大众有着一定吸引力。

  而料理对决则充满戏剧性冲突,虽然委托人想吃的不外乎是嫩豆腐汤、炸鸡、烤肉这些屈指可数的代表性韩餐,但嘉宾能否使用当地有限的韩餐食材来完成料理是一层悬念,双方谁能胜出是另一层悬念。节目首播收视2.6%,但前期叙事过于拖沓,两期半才完成第一位嘉宾的故事,第五期收视跌至1%,后续经过不断调整,第八期回升至2.5%。

  tvN在2018年3月推出《在当地吃得开吗?》第一季泰国篇,由厨师洪锡天、神话成员李玟雨、演员吕珍九在泰国经营小吃车,仅取得了1.9%的收视。第二季转战中国,由厨师李连福及演员金康宇、徐恩秀,搞笑艺人许景焕在山东烟台贩卖韩式中餐,最高收视达5.4%。拍摄时节目组曾立下公约,若收视率突破5%便推出第三季,于是第三部美国篇由此而来。

  美国篇依然由李连福掌勺,带领许卿焕、Eric John、Park经营小吃车,销售炸酱面、糖醋肉、煎饺、炒饭等菜品。相比中泰,美国与韩国的文化差异更大,以此产生了一些天然的戏剧看点,比如一些美国人不会用筷子,92%的顾客会直接用手拿着糖醋肉吃等;另一方面节目也进行了贴近当地文化的尝试,比如推出符合当地人饮食习惯的素食版菜品。此外,在经营的模式可变动性不大的情况下,本季增加了10次指定任务来推进叙事节奏,最高收视依然为5.4%,与上季持平。

  《Miss Korea》和《吃得开》三部曲都前往异国他乡拍摄,不乏对所到国风土人情的介绍,但节目的根本目的都在于通过美食实现文化输出。前者的潜台词是不论取得多大成就的外国人都会对韩餐念念不忘,后者试图证明不论是泰国人、中国人还是美国人,都会对韩餐赞不绝口,以此向世界宣告韩餐的魅力。

  97年金融危机之后,韩国开始将文化产业作为重点发展对象,韩国流行文化开始渗透到东南亚地区,其中的重要分支便是韩国流行音乐Korea-Pop。从早期的HOT、神话,到PSY的《江南style》,再到如今遍地开花的男团女团,韩流产业早已十分成熟发达。JTBC《Stage K》和M-net《留学少女》就用各自的方式展现了外国人对K-pop的热爱。

  JTBC 4月7日的首播《Stage-K》,是以国家为单位展开的爱豆舞蹈cover对决。每期节目邀请一组爱豆,四组来自不同国家的K-pop爱好者,对爱豆的歌曲进行多轮翻跳,由爱豆本尊、韩流祖先团、新人偶像、现场观众共同投票选出最终优胜者,获得与爱豆同台演出的机会以及其他奖品,第一阶段胜出的8支队伍再决出最终胜利者。

  节目并非专业舞蹈竞技节目,招募的不是专业舞者只是喜爱K-pop的粉丝,因此即便经过精心准备,他们呈现的舞蹈可看性依然不足。再者内容局限在单纯翻跳爱豆舞蹈,受众群也变得相对比较狭窄。节目开播至今仅有大势女团Red Velvet和Twice出演的两期收视破2,其他期均保持在1.5%左右。

  相比《Stage-K》舞台表演竞技的简单直给,《留学少女》则是全球文化大背景下的长线叙事。来自挪威、波兰、俄罗斯、美国等十个国家的少女,在首尔进行为期3周的合宿生活,完成各种课题,争取发售专属K-pop音源的机会。节目由《Produce 48》团队打造,依然保持着平台一贯的调性,少女们进行舞蹈、声乐训练,完成小组任务,由老师评分,飞行嘉宾指导,相当于一场温和而刺激的多国别非淘汰选秀。

  但比起选秀,《留学少女》的看点更加多元。一方面,初来乍到的外国少女对韩国的一切都充满好奇心,观众跟随她们的视角,便可以体验一场韩国旅行。另一方面,来自不同国家的未成年人合宿又带有社会实验性质,少女们如何分配床位、解决一日三餐,如何克服文化差异,一切规则的制定都值得观察和探讨。

  《Stage-K》和《留学少女》都是与粉丝文化相结合,通过异国粉丝圆梦的过程,实现韩国文化输出和国际文化交流,后者在看点上更加丰富多元。粉丝群体能够在这些幸运儿身上获得代入感,外国人对K-pop表现出的真情实感进一步增强了韩国人的民族自豪感。在看似各取所需的美好图景下,韩流文化实现了更深层次的扩散与输出。

  Channel A于2018年9月推出电视购物对决节目《卖完才能回国》,由利特和池石镇分别带领两队在泰国、马来西亚通过电视购物的形式销售韩国中小企业的商品,比如面膜、榨汁机、内裤等,只有在规定时间内销售出一定数量的商品,嘉宾们才能回到韩国;否则就需要在当地街边或市场继续贩卖,直到卖完为止。

  为了顺利达成销售额,节目在嘉宾方面也选择了在东南亚极具人气的Super junior成员利特、神童,《Running Man》成员池石镇、梁世灿。但明星效应也导致了这些商品很大程度上还是粉丝买单,比如在利特组销售内裤时,就有一位顾客订购了一下子44套,疑似粉丝站子有组织的团购行为。

  电视直播卖货的形式具有一定创新性,但表现形式过于单一导致中后期内容乏力,且过分依赖明星效应。节目对韩国观众的吸引力也十分有限,前四期收视率一直保持在0.5%,后八期下跌至0.3%。

  第一季表现不佳,但电视台依然没有舍弃这一题材,在今年5月25日、7月6日相继推出了越南篇和印度尼西亚篇,将节目模式改为明星在当地经营快闪店销售韩国商品,成员全部换血为非韩流爱豆,单个国家的篇幅为6期。

  快闪店开设地依然是韩流有一定影响力的国家,经营的商品主要是韩国速食食品和化妆品,食品快速加工后可在店内食用,化妆品附带化妆和拍照服务,相当于美食店和美妆店的二合一。相较于第一季的电视购物,这一季的店铺经营让明星们能与客人进行各种更加真实的互动。五天四夜的经营时间让看点更加集中紧凑。《卖完才能回国》越南篇首播收视0.7%,后续基本保持在0.6%;印尼篇已播四期的平均收视在0.4%-0.6%之间浮动,较第一季有所上升。

  而海外经营国货的形式也即将在国内出现,湖南卫视计划推出国货经营类真人秀《中国制造的店》,12位艺人分成红蓝两队在海外经营两家店铺,销售中国制造的商品,营业额较低的店铺将面临倒闭。爱奇艺今年5月也公布了潮流竞技经营类综艺《潮流合伙人》,节目由苏芒带领多位顶级时尚艺人,前往美国洛杉矶开办一家为期15天的中国潮流集合店。两档节目都预计在第四季度上线,届时或将上演一场台网的国货之争。

  韩国综艺在完成文化输出使命时常用外国人元素,一方面在于语言文化的差异能够产生天然看点,更重要的是,外国人对韩国文化的认可和痴迷,能够更好地满足韩国人彰显文化自信和民族自尊心的需求,也显得更有说服力,这一视角的转换能为文化类节目创新带去更多可能性,值得我们思考和借鉴。